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军转申论

2019军转干申论热点:“暴走漫画”案实质是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博弈

发布时间:2018-11-08 13:41:44

         2018年5月,“暴走漫画”恶意篡改叶挺烈士的《囚歌》,给叶挺烈士亲属造成精神痛苦,也伤害了社会公众的民族和历史感情,故被告西安摩摩公司为其名誉侵权而在2018年11月5日《中国青年报》上公开道歉,并向原告支付精神抚慰金20万元。(11月5日 中国新闻网)

这场从今年5月一直持续到今日、饱受关注的叶挺后人诉“暴走漫画”案,终于落下了帷幕。在我看来,这起“暴走漫画”案的实质是一场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文化博弈,而主流文化战胜亚文化也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

“暴走漫画”是一种独特的情绪表达方式。它是通过漫画来表达对于现实生活、网络世界等方面的记述、讽刺或发泄的形式,它无疑是一种“亚文化”的表现。相对于主流文化中的国画、油画、素描等等表现形式,漫画这一种鼠标绘画则显得粗犷、通俗、不顾美感,但这种亚文化在年轻人之间却十分流行。

主流文化对亚文化的传播形式并无限制,但是主流文化也有其不可触碰的底线。比如在这则新闻中,《囚歌》中的语句:“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,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,一个声音高叫着,爬出来吧,给你自由!”原本体现的是叶挺烈士百折不挠的革命意志和坚定不移的政治信仰,弘扬的是崇高的革命气节和伟大的爱国精神。《囚歌》的内涵符合当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,也是主流文化的体现,一直是人们认可和赞许的文化内涵。但“暴走漫画”却恶意篡改为“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!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!一个声音高叫着!爬出来吧!无痛人流!”也许“暴走漫画”本意并不是侮辱叶挺烈士的人格尊严,也并非质疑他的道德品质,而是出于泛娱乐化的恶搞心理,是一种无厘头的趣味,是亚文化对主流文化的一种质疑与抵抗。但是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却是对《英烈保护法》和英烈及其后人的一种亵渎,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,“暴走漫画”必须承担其法律责任。

在“暴走漫画”案中,“暴走漫画”必然扮演着失败者的角色,因为与“暴走漫画”相对应的主流文化是强者文化,是以文化主流意志制定的一种话语规则,大众只能被灌输、被接受,并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接受主流文化,并主动弘扬主流文化。同时,主流文化的背后也有权力加持,比如司法机关、检察机关等等,他们都是主流文化形成的产物,以主流文化为基本意志。亚文化则是弱势群体在主流文化夹缝中的挣扎。文化如同水流,高处的文化能吞并低处的文化。因而当主流文化追究起烈士名誉问题时,“暴走漫画”必然要为它的亚文化表现形式道歉并赔偿。

但是,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也并非完全对立。比如,动漫也是一种亚文化的形式,但是《那年那兔那些事儿》却以动漫为载体,向群众传达的是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一些军事和外交的重大事件。主流文化非但没有抵制,反而以一种包容的心态促成这个喜闻乐见的作品的广泛传播。所以,主流文化需要亚文化以丰富内涵,亚文化也依赖主流文化进行更有效的推广,彼此是相辅相成的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