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济学论文

私奔归来欲回头:姐妹奇葩换夫怎退场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14:39:18

 2015年6月的一天,武学琴和妹妹武学娟,来到民政局双双办理了离婚手续。这一刻,在民政局接待室里,两姐妹换夫的心结真正的打开了,武学娟偶尔抬头望了望姐姐,她惊异地发现,经历了这一切,姐姐的眼神变得温和多了。穿越了恩怨情仇,姐妹俩的手第一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…… 
中国论文网 /2/view-11499768.htm
  热心小姨和姐夫私奔,急煞无辜两家人 
  时年36岁的武学琴和小2岁的妹妹武学娟打小感情就很深。十年前,武学琴跟邹军相识。邹军也是江苏沭阳人,在一家纸箱厂做纸箱包装工作。次年,女儿琳琳出生了。不久,邹军提升为部门负责人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。几年后,武学娟中专毕业后,回到宿迁。2006年,武学娟与当地一家塑料厂技术员高海明结为伉俪。不久,儿子海海出生了。两姐妹关系不错,两家走得特别近。在姐夫邹军眼里,武学娟不仅貌美动人,而且一直是大大咧咧的小妹妹。 
  2012年,柴米油盐代替了婚姻的平淡。武学琴常常为了鸡毛蒜皮的事跟邹军唠唠叨叨。刚开始邹军使出百般花样哄她,武学琴却不喜欢。当时,邹军的工作不顺,他常常被搞得焦头烂额,一到家就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这让武学琴更看不顺眼,三天两头跟他闹别扭。邹军想到小姨和老婆关系不错,便决定请小姨来帮忙做说客,劝劝妻子。又是一次闹架后,邹军找到武学娟,低声下气地说:“妹子,我和你姐吵架了,可能我做得不对,请你帮忙劝劝好吗?”见姐夫态度诚恳,武学娟几乎没犹豫,就拍着胸脯振振有词道:“姐夫,小事一桩,我姐只要我出场,保准她会原谅你!” 
  听到这话,邹军激动得一把捉住武学娟的手说:“妹子,不管你姐原谅不原谅我,我先感谢你了!”武学娟仿佛被姐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了,脸一红赶紧要将手缩回去,轻声说:“姐夫,你弄疼我了!”邹军也赶紧尴尬地将手收回。 
  果然,经过武学娟这么一插手,邹军和武学琴又和好如初了。为了表示对妻妹的感谢,邹军买了一些礼物送给她。收到礼物后,武学娟心头微微一颤:姐夫真是个又体贴又心细的人啊!同为男人,怎么自己的丈夫就没姐夫这么有情趣呢! 
  武学娟的丈夫高海明是个老实人,平时话也不多。结婚后,他就一心埋在工作中,赚钱养家,从来没给武学娟送过一件礼物。每天上班回到家,也和她说不了几句话,这让生性浪漫的武学娟时常自叹命苦。可姐夫就不一样了,不但能说会道,还懂得找人处理自己的婚姻关系。想到这儿,她不禁对姐姐心生埋怨:姐夫这么好,她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? 
  接下来的日子,只要姐姐和姐夫吵架,邹军一发出求救的信息,武学娟都会帮忙。然而,殊不知,在帮姐夫一次次斡旋时,武学娟对姐姐的态度发生微妙的变化:经过姐夫这么一通说道,她反而觉得姐姐简直有点不可理喻,比如姐夫回来看一会儿电视放松一下,姐姐在干家务,就会莫名地发火。还有一次,邹军跟朋友出去喝酒,姐姐能喋喋不休一个晚上……武学娟觉得姐姐管得太紧了、太死了。之后,她由中立的态度变成了偏袒姐夫了…… 
  2012年3月的一天,正在厨房里烧饭的武学琴,又因小事和丈夫吵开了。邹军像往常一样打电话请武学娟来救场。不一会儿,武学娟就风风火火赶来了,听了几句,她就听不下去了:“姐,姐夫也没啥,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,火爆脾气也该改改了。”武学琴见妹妹不帮她,反而还帮着丈夫说话,气得眼珠都绿了:“你怎么总是胳膊往外拐,如果你觉得他好,你就跟他过好了,我跟他离婚!”听到这话,武学娟气得肺都快爆炸。被姐姐一顿抢白后,她委屈极了。当天晚上,心里愤愤不平的武学娟向高海明倾诉。原以为丈夫会安慰她,可招来的却是责怪:“清官都难断家务事,谁让你狗拿耗子,多管闲事,你这是自讨苦吃。”武学娟气得浑身发抖。 
  第二天,武学娟打电话给姐夫邹军,诉说心里的委屈。邹军请她吃饭,安慰她。武学娟看着姐夫殷勤的样子,哀怨地说:“他要是有你对姐姐一半的贴心,我也认了……” 邹军的脸一红,赶紧用笑容掩饰道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慢慢过吧。” 
  不久,武学娟和高海明又因一件小事闹矛盾,她内心的天平又倾斜了。想到姐夫种种的好,她不由得有些嫉妒起来,这么好的男人可惜他属于姐姐的。但想到自己爱慕的对象是姐夫,她只能将这份情愫扼杀在萌芽中,可一去姐夫家调解,她对姐夫的爱恋犹如压缩的弹簧,不仅没有降低,反而加速上升。在这种感情的支配下,武学娟渐渐把持不住自己,加上邹军早已垂涎她的美色。终于一次,姐夫请她吃饭时,她鬼使神差地跟姐夫开了房…… 
  情欲的潘多拉盒子一旦开启,便难以关上。武学娟和邹军就这样偷偷摸摸地缠绵着。武学娟对丈夫越看越不顺眼。她仔细回想起自己的婚姻生活,想到丈夫的木讷老实,武学娟忍不住想起疼人的姐夫。既然和姐夫偷偷摸摸的,何不轰轰烈烈爱一场?此时,武学娟一根筋地想和姐夫过上天长地久的生活。于是,她向邹军发去信息:“姐夫,你带我出去生活吧,我再也不想过这种生活了!” 
  邹军知道姐夫和小姨成为情人,已经不是普通范畴上的婚外情了,是丑闻,而且是天大的丑闻啊,他只能控制内心的渴望隐密地进行。此时,小姨要他私奔,他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躁动,心一横,顺势答应了。得到姐夫的回应,想着姐姐的羞辱,再想到丈夫的冷漠,武学娟激动得难以自已…… 
  2013年2月5日,趁着夜色,邹军带着武学娟登上南下深圳的列车。到了深圳,两人换了电话号码,租了一间民房,找了一份工作,过着两人所向往的日子。 
  相对他们双宿双飞逍遥的孽情,是两个无辜家庭乱成了一锅粥。 
  妹夫和大姨成眷属:怎奈私奔胞妹欲回归 
  首先急火攻心的是武学琴,她怎么都没想到,两个至亲的爱人――丈夫和妹妹私奔了!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羞耻的奇闻啊。自从他们失踪后,她就没停过打电话寻找他们,可他们的电话已停机。那些日子,武学琴以泪洗面,整个人恍惚不堪。短短几天,她就瘦了十几斤,脸色也憔悴了好多。   另一个受害者高海明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妻子和姐夫私奔了,而且一切预兆都没有。气愤之下,他找到岳父家讨个说法。可见两位老人气得病倒了,高海明只好找到姐夫家去。 
  当高海明到姐夫家,更让他心酸的是,大姨已经被折磨得人不像人。真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啊!高海明是体贴之人,他知道妻子和姐夫做出这样不伦之事,大姨是最大的受害者!他最能体会这种痛苦。何况,他们都还有孩子需要照顾。一想到这些,高海明也就恨不起来了。 
  为了两个孩子,高海明开始主动给武学琴帮忙,换煤气罐、修电灯,只要他能做的,他都愿意来帮忙……可能念于丈夫有错,武学琴也主动承担照顾孩子的重担。渐渐地,两人越走越近。很快,这事传到高海明亲友的耳朵里,母亲对他说:“儿子,她是你大姨,你这样做不怕别人指指点点吗?”就连岳母也背着武学琴对高海明说:“我们这个家已够乱了,你们千万别再添出什么乱子来。” 
  高海明觉得岳母说得也在情理之中,便有意开始回避武学琴。然而有一天,高海明正上班,突然接到姨侄女琳琳带着哭腔的电话:“姨夫,我妈生病了,你赶紧来看看吧!”高海明二话没说就来了,将武学琴送往医院。 
  那几天,高海明每天来给她煮饭,喂药……恍惚中,武学琴仿佛感到爱情又回来了!她感激不已:“没有你,我还真不知道这日子如何撑下去……”高海明眼晴一热,他突然感觉眼前的大姨,与自己一样实在,她在心里已经深深地眷恋着自己…… 
  然而,高海明不想被岳母误解。等武学琴病好了,他就准备不再跟大姨联系。侄女琳琳流着泪哀求他:“姨夫,你不要走,我妈妈需要你!”高海明眼圈红了。大姨分明已经一点点走进了他的心,如果这份世俗的爱,能让她更坚强,让孩子不再孤独,那他何不勇敢些! 
  2013年10月的一天,是武学琴的生日,一大早,高海明就买来一只大蛋糕。那天晚上,和着两个孩子悦耳的生日歌,高海明悄悄在武学琴的耳边喃喃地说:“学琴,我愿意一辈子陪你。”一刹那,武学琴泪流满面。当晚,等两个孩子睡了,她在高海明怀里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,终于放下了所有的顾虑!两个同病相怜的人,像一堆干柴遇到烈火,跨越了道德和世俗的界线。怕别人指指点点,他们的关系一直秘密进行。 
  然而,哪有不透风的墙。时间久了,关于他们的流言传了起来。妹夫和大姨相爱了,真是天下奇闻,这一消息简直就是一枚重磅炸弹炸翻了。这流言越传越盛,高海明苦闷不已,可他又无可奈何:妻子和连襟走了,除了他还有谁能照顾大姨和孩子呢? 
  这些流言传到高海明的母亲耳朵里,她哭着对他说:“儿啊,你可要想清楚,不要说吐沫星能淹死你,这次再被耍了,你可要后悔一辈子。”高海明耐心地解释:“妈妈,学琴不同,她也爱我。虽然,她和学娟是姐妹,但她是个顾家的好女人!”岳母也疑虑重重,怕小女婿和大女儿新鲜劲过了,再闹出丑闻。得知老人的想法,高海明诚恳地表示:“为了两家和孩子,我们一定好好珍惜。”见他们铁了心,岳父母也就认可高海明和武学琴这样的生活。不过,双方都没有离婚,高海明只能和武学琴过着同居的日子。时间长了,他们也就不顾闲言碎语了,过着自己的小日子。经过一年多的相处,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。 
  2013年10的一天,武学琴猛然想起自己已经两个月没来例假,极有可能是怀孕了……武学琴很是担心。次日急忙去医院检查,她真的已经怀孕两个月了!武学琴不知所措。此时,她和高海明只是同居生活,她知道这孩子生下来,将会受到多少人的指指点点啊。一连几天,武学琴都不敢吱声。直到一天晚上,她和高海明相拥时,还是告诉了他。拉开灯,高海明盯住着武学琴的腹部。看着看着,笑容竟在他脸上绽放开来,巨大的喜悦将他吞噬:“呵呵,我又要做爸爸了!你可藏得深啊,这样大的喜事你竟然才告诉我,是不是要给我一个惊喜?……”看着曾经的妹夫,如今成了自己真正的男人,武学琴也喜悦得冲昏了头,她知道这个男人才是真的爱她。 
  然而,看到高海明每天乐滋滋的样子,武学琴心里又不是滋味。腹部越隆越高时,她感到心里承负越来越重。毕竟,妹夫和大姨在一起已是天大的传闻了,何况这未婚先孕更为不妥,她想到流产。可当想到高海明的好和孩子时,她才知道,对于她来说,这一切的幸福都是来之不易的。看着武学琴心事重重的样子,高海明看透了她的心思,他明白只有各自离婚,他们才能迎来新的幸福。 
  于是,高海明开始四处打听武学娟和邹军的下落,可毫无音讯。高海明只好求助民政局。民政局工作人员听了先是惊讶,后是同情,接着他们还是明确告诉他,对方只要下落不明满两年,可以到法院起诉离婚。高海明闻讯后欣喜不已,他和武学琴决定生下两人的爱情结晶,等到2015年2月再说。 
  2014年8月12日,武学琴生下女儿妞妞。高海明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,他努力挣钱,努力做奶爸。可一个现实问题又来了:女儿户口,需要父母双方身份证,由于他们都未离婚,高海明和武学琴的心又悬了起来。不给女儿报户口,那女儿等于黑户,怎么办?他们只有等到2015年2月起诉离婚,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。很快日历又翻过2015年,高海明和武学琴期待的幸福就快要到来了 
  奇葩换夫难退场:风雨过后一家人 
  然而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2015年春节,邹军和武学娟居然回家了。当武学琴看到妹妹和丈夫时,她又恨又喜,恨的是两个人抛弃这个家庭,让他们受尽非议。喜的是,她们可以互相离婚,重新组织家庭,给女儿报户口了。可令她想不到的是,邹军和妹妹是想重新回归家庭。 
  在妹妹深情的忏悔中,武学琴知道了事情的原委:原来,姐妹和丈夫邹军,在深圳生活的两年里,她过得并不幸福。到了深圳后,虽然他们都找到了工作,可武学娟是个爱浪漫的人。两人挣的工资,远远不够他们的花销。一次,武学娟在一家珠宝店里看中一款戒指,让邹军给她买,可邹军以工资没发为由几次推脱,这让武学娟非常失望,她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两年的生活,再加上打工在外,时常梦见儿子那天真无邪的小脸,她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。   就在这时,邹军失去了工作,他也感觉身心疲惫,过着家不像家的流浪生活。他便向武学娟透露了心声。两人一拍即合,决定结束这段不伦之恋。 
  可爱易放,情难收啊!高海明抱着一个孩子闻讯赶来了。他一边逗着孩子,一边对孩子说:“妞妞,让妈妈抱抱你。”武学琴接过孩子,那孩子虽不会说话,仿佛很懂人的心思,依偎在李武学琴身上。邹军和武学娟顿时傻了眼:武学琴怀里的孩子,长相像极了高海明。 
  武学娟赶紧问姐姐怎么回事?武学琴吞吞吐吐地告诉她:“我已经跟海明过日子了!”“啥?”武学娟更惊讶了。武学琴镇定地说:“小妹,前一次婚姻我不想多说,它留给我的只有伤痛,你们走后,我也曾想过自杀,可是直到我遇到海明,我才有了真正的快乐和幸福。这一切,海明肯定和我一样,他说我们真心相爱,你们别想拆散我们……”武学娟一惊,调过头来询问高海明,高海明承认了。 
  邹军和武学娟更震惊了:家还是曾经的那个家,可两个人身份却调了方向。毕竟他们有错在先,他们表示:以前的事就算了,但如今两人都希望重新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。 
  然而,对于高海明和武学琴来说,他们却不以为然。高海明说:“我们已经有了属于我们俩的孩子,不想再让刚出生的孩子生活在单亲家庭。所以,我们坚决不能分开。”武学琴想着这些日子和妹夫的生活,她觉得自己遇对了人。于是,她和高海明决定坚决不分开。 
  岳父母这边,由于邹军和武学娟有错在先,他们也无可奈何地说:“我们年龄大了,你们事我们管不了!”这下,邹军和武学娟更不干了,他们坚持要讨一个说法。双方争执不下,但毕竟是一家人,总不能这样僵着吧。2015年5月底的一天,武学娟拨通当地晚报的情感热线专家的电话,希望能给他们调解,让双方各自回归自己的家庭。 
  终于,经过调解,双方达成协议。邹军和高海明各自到民政局和武学琴姐妹办理离婚手续。双方孩子暂时回到母亲身边,但户口还放在父亲处,学费由各自父亲承担,将来孩子大了,让孩子选择继续跟父亲还是母亲。见姐姐原谅了自己,武学娟也欣慰万分。 
  如今,这对奇葩换夫的两姐妹各自开始了新的生活,但留给人们的思考却是深远的。心理咨询师给他们一个忠告,也给天下所有的夫妻和正在走进婚姻殿堂的恋人们一个忠告:人总是认为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东西是最好的,俗称贱性,但婚姻的真谛永远是,磕磕碰碰是夫妻,恩恩爱爱才是情人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