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学论文

北京小子(大结局)

发布时间:2018-07-12 09:37:07

 ・5・ 
中国论文网 /5/view-12533731.htm
  在“北京人”的带领下,全体青壮年猿人倾巢出动了。他们也许不明白自己将要做些什么,但他们早已习惯于服从首领的命令。 
  李世宇知道自己力气不大,但还是毅然加入了这支队伍。“西蒙”和“胖子”也各抄起一根棒子,跟在李世宇身后。 
  走在路上,李世宇不禁感慨万千。大部分猿人的年龄和身高与自己差不多,但他们寿命短暂,也许已经走过了生命最辉煌的时代。但是现在,他们却为一个不知名的“任务”,将与自己一起,共同托举起人类的未来。 
  李世宇与“北京人”并肩来到“时空车”前,一起把木棒插入这块“巨石”下面,“北京人”一声吼叫,所有人几乎同时用力,撬起了这一时代尚未出现的“时空车”。 
  “巨石”微动了一下,旋即就要回到原点。这时所有猿人再次一拥而上,纷纷把木棒插入“巨石”与地面的缝隙。在集体的合力下,“巨石”终于向着山上慢慢移动。在没有能源的情况下,“时空车”的车轮无法滚动,这就更增加了搬运的难度。 
  胡莉莉和姚娜与几个女猿人一起,率先登上山顶,站在那里为下面的“大力士”们呐喊助威。 
  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,没过多久“巨石”就滚到了半山坡。刚开工时大家还有些互相妨碍,但在“北京人”的统一指挥下,他们很快便进入状态,动作优雅地完成着这一壮举。 
  就在这时,一群黑影悄悄地围拢过来。它们无声无息,却为“工地”带来一抹淡淡的血腥。突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,如同人类的哈哈大笑。听到这一声音,全体猿人顿时惊慌失措起来。 
  “野狼!”山坡上的胡莉莉首先认出了它们――那眼睛,与她在梦中看到的“星星”一模一样。 
  “鬣狗。”“西蒙”用准确的学名纠正道。 
  不错,那是鬣狗。鬣狗最著名的特征,就是它们围猎时的集体狞笑。 
  李世宇从没见过鬣狗,在他们所在的时代,这种动物早已灭绝了。但李世宇在动物园里见过真正的狼。它们喜欢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晒太阳,丝毫没有传说中的那种凶悍。这时李世宇往往会在围栏外大吼大叫,但那些狼却总是轻蔑地瞟他几眼,继续做自己的日光浴,对他的挑衅不理不睬。李世宇倍感沮丧。 
  可是这次,李世宇终于在旷野中见到了类似的野兽,它们看起来十分像狼,也可能就是狼的近亲或远亲。它们聚啸成群,威风凛凛,比狼更高大,看起来也更凶狠。 
  在“西蒙”的脑海里,这种认知可能更理性一些。他清楚地认出了眼前这群野兽,它们的学名是“中华鬣狗”。“西蒙”还有印象,在北京猿人的遗迹里,保存有鬣狗的骨骼化石。不管怎么说,这种凶猛的野兽与狼一样,也是成群结队行动的。 
  或者不用“行动”这么文雅的词,它们也是成群结队捕猎的。 
  鬣狗群放缓了它们的前进脚步,露出它们那硕大锋利的牙齿,一点点向猿人的队列靠近着。它们有步骤地围成一个圆圈,把所有的猿人围在中间,并逐步缩小这个包围圈。 
  外围一些靠近鬣狗群的年少猿人,已经被吓得有些发抖了。但李世宇他们倒是不怎么害怕――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害怕! 
  几只强壮的鬣狗开始向猿人逼近,有几只甚至开始蓄势扑向猿人。“细高挑儿”的一条腿暴露在一只鬣狗的嘴前,而“小矮个”的双脚正被那只鬣狗首领嗅闻着。 
  就在这时,“北京人”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,宛如传递出一声战斗的号令。与此同时,所有的猿人都抽出一只胳膊,挥舞起手中的木棒;而他们的另外那只胳膊却依旧手持木棒,扛在肩头,托举着那异常沉重的时空车。那一刻,“胖子”陡然间觉得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。 
  李世宇看到这一情景后,马上做出了同样的举动,他也抽出一只胳膊,把木棒指向身边那只鬣狗。这时他才感觉到有些害怕,但却强忍着不动声色。 
  “北京人”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,棒指鬣狗,同时冲着它怒目而视。与此同时,所有人都没有停下脚步,依旧托举着“巨石”走向山顶。 
  那只狡猾的鬣狗首领见状,迅速改变了进攻策略,它小心地绕到“北京人”身后,旋即一口咬住她的右臂。“北京人”的胳膊被撕掉一大块肉,顿时鲜血直流。但她依旧咬紧牙关,没有松开手中的木棒。李世宇和“西蒙”先是惊慌起来,但随即便从惊慌中清醒过来,同时挥棒击向鬣狗首领。在混乱中,李世宇都不知道自己的鞋被甩掉了。 
  山顶上的几个女猿人也没闲着,她们点燃火堆,大声喊叫着恐吓鬣狗。这后来照亮了整个世界的火种,给了所有猿人力量与信心。 
  鬣狗到底还是怕火,攻击不得不有所收敛,但它们还是不肯放弃,紧紧地跟在猿人队列的后面,等待最佳的进攻时机。 
  就这样,“北京人”、“细高挑儿”、“小矮个”,以及李世宇、“胖子”、“西蒙”,大家一起努力,一边抵御着鬣狗的进攻,一边肩扛着沉重的时空车,一步步地向山顶走去。鬣狗群亦步亦趋,跟在这群不屈的人类后面,舔食着从“北京人”胳膊上滴下的鲜血。 
  就在即将到顶的那一刻,李世宇才觉出脚底那钻心的疼痛,他脚下一软,差点跪倒在地上。但随即耳中传来其他猿人的叹息,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能松懈,否则就等于给了其他人更多的负担,他连忙一用力挺身站直。 
  “你怎么了?”胡莉莉大叫起来。她发现李世宇的脚下也在流血。 
  “没关系,就是脚磨破了。” 
  李世宇的一只鞋被甩掉了,尖利的岩峰把李世宇的脚掌磨出了血迹。但他依旧顽强地坚持着,始终没有停下脚步。 
  就这样,一粗一细两行血迹,绵延在向上挺进的道路上;殷红的血液,洒在了创造历史的道路上,洒在了铸造文明的征途上。 
  ・6・ 
  日落之前,大家终于把“时空车”推上了坡顶。为了保险起见,“西蒙”还专门把一块石头卡在了它的前轮下面。 
  猿人们手中刚一松闲,马上就投入到回击鬣狗群的行动中。顷刻间鬣狗群被打得溃不成军,落荒而逃。 
  尽管鬣狗群已经退散,但黄昏却即将降临,害怕黑夜的猿人们还是匆匆赶回巢穴。   “西蒙”走在队伍的最后,一路上小心地采集着岩石上的血液。 
  “你在干什么?”姚娜好奇地问道。 
  “查一下他们的基因相关度。”“西蒙”诡异地一笑。 
  没等返回洞穴,“西蒙”在路上就开始了DNA的比对工作。DNA的学名是“脱氧核糖核酸”,是生物体中的一种遗传物质,通过它可以查清一些生物之间的亲疏关系。 
  “西蒙”首先把“北京人”的血样当作基础样本,然后再把李世宇的血样与之比对分析,结果很快就出来了―― 
  相关度几乎达到了100%! 
  “天啊,你才是北京猿人的直系后代!”“西蒙”惊讶地大叫起来。 
  “这怎么可能!”李世宇感到十分震惊。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一结果,一把抢过仪器来看,可那结果却冷酷地看着他,就像他看着那结果一样。 
  “哈哈哈哈――”“胖子”笑得前仰后合。眼下这些人当中,恐怕就属他最为高兴。 
  “这仪器肯定坏了!”李世宇气得差点把仪器抢过来扔掉,幸亏“西蒙”一把抢了回来。 
  “要相信科学,不要气急败坏。” 
  “其实这也没啥奇怪的,不管怎么绕来绕去的,咱们肯定都是某一支原始人的后代啊。”姚娜安慰李世宇。 
  “你现在又说这话了。”李世宇不满道,“又不是你成天叫‘胖子’‘北京猿人’的时候了。” 
  说话间一行人已到了洞穴前面,“西蒙”借着火光,再次核实了比对结果,结果与刚才丝毫不差。“胖子”欢欣鼓舞,简直就像过节一样。 
  “别笑了,你也测一下。”西蒙说话间把针扎进了“胖子”的胳膊,“说不定你也是。” 
  “哎哟!”“胖子”猝不及防,“这怎么可能!” 
  “西蒙”顺势看了一下结果。 
  “怎么样?”“胖子”问道。 
  “不用也许了,就是。”“西蒙”笑道,“姚娜平时也没冤枉你。” 
  听到这一结果,李世宇并没有高兴起来,因为他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――没想到自己经常侮辱的同伴,与自己竟是同一遥远祖先的远亲。 
  “没事的,很正常啊。”胡莉莉安慰李世宇道,“我们本来就都是‘北京人’的后代嘛,这有什么可丢人的?” 
  “顺便都测一下吧。”“西蒙”把仪器指向胡莉莉和姚娜。 
  “算了,大家全是‘北京人’的后代。”姚娜大度地说道,“测出来结果也都会一样。” 
  话虽然这么说,但“西蒙”还是分别给胡莉莉和姚娜采了血样,结果果然一样。看来大家都是“北京人”的后代。 
  “你自己呢?”“胖子”突然想到这一点。 
  “对啊,我自己还没测呢。”“西蒙”笑了笑,又给自己扎了一针。 
  结果却让大家大吃一惊! 
  “西蒙”居然与“北京人”毫无关系! 
  “这这这……”一时间“西蒙”有些懵了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 
  “没关系,你和我们一样都生活在北京,所以就算北京人。”胡莉莉宽容地说道,“千万别介意。” 
  “就是,也许你是这一带另外一支北京猿人的后代呢。”李世宇终于开口了,“就算是其他猿人的后裔也没啥,其实光是在咱们中国,就有近百处古人类遗址呢!” 
  “我知道――1964年发现了距今110万年的陕西蓝田人,1965年发现了距今170万年的云南元谋人――这些我都知道。我不是介意这个。”“西蒙”摇摇头,看着洞壁上那些似是而非的岩画,好像在想其他事情,“我读过一些资料,上面说这些北京猿人未必就是我们的祖先。它们也许是一支灭绝的种群,它们的后代没能走到我们当代……” 
  “这怎么可能?”“胖子”指着仪器上的数据显示,“那这结果怎么说?” 
  “这个……仪器上的数据,有时候也说不清楚。”“西蒙”暂时不愿再想这个问题了,“反正学术界一直都在争论。” 
  “这‘北京人’距我们的时代到底有多久?”睡觉之前,李世宇突然想起这个十分重要的问题,“总得有个比较准确的说法吧?否则我们怎么调‘时空车’的时间轴啊?” 
  “这还真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。”“西蒙”摇摇头,“过去一直认为这个时间是50万年,但后来的研究结果表明,‘北京人’距我们也许是50万年,也许是20万年,也许在这两个时间之间。” 
  “那可怎么办?”李世宇没想到会是这样,“那我们怎么调目的时间?” 
  “相机行事吧。”“西蒙”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。 
  入睡之前,胡莉莉看到“猿妈妈”还在灯下忙活。 
  “她怎么还不睡啊?”胡莉莉小声问姚娜,“她不是已经听从咱们的劝告,不再参加重体力劳动了吗?” 
  “她在磨石珠。”从姚娜那里看得比较清楚,“这活倒是不累。” 
  胡莉莉想起来了。下午“猿妈妈”没再外出劳作,一直在洞里磨那些石珠,或者把一些兽牙穿孔,再把它们穿在一起。很多女猿人脖子上都戴有这种石珠兽牙的项链。 
  “人类从这么早就开始爱美了……”胡莉莉感慨道。 
  “傍晚我遇到她,她和我说话来着。”姚娜补充道,“她的意思好像是说,等她做好了,送我们两人一人一串。” 
  “真的?” 
  胡莉莉的声音又大了,姚娜赶紧制止。但这次“猿妈妈”看她的眼神,却显得十分温柔。 
  此时此刻,李世宇早已进入了梦乡。 
  ・7・ 
  东方的天际才露出一点朦胧的白色,李世宇就蓦然惊醒了。尽管他起身的动作非常轻,但还是把“北京人”给吵醒了。长久的危险,让这些猿人在睡眠中从来不得安宁,不敢沉睡。李世宇连忙做了个手势,表示没有什么,“北京人”这才再次昏睡过去。 
  就在这黎明之际,拂晓之时,李世宇他们要开始踏上归途了。 
  李世宇本想小心地招呼“西蒙”等人,同时希望他们能别弄出动静。但他一想到“胖子”的动作,就担心这点根本做不到。折腾了半天,终于把人喊齐了,大家一起离开洞穴。姚娜和胡莉莉醒来时,发现她们的身边,分别摆有一串精致的石珠兽牙项链。   “时空车”外面的泥土不必特意清理,反正干净不干净都不影响上路,但有些准备工作却必须要做。“西蒙”试着启动“时空车”,检查各项重要参数;李世宇他们则清理着舱外一些突起的附着物。正在忙碌的时候,李世宇一眼看到了悄悄地坐在远处的“北京人”。 
  李世宇小心地走过去,不知道应该怎样与她告别。“北京人”端坐在那里,双手托腮,凝神观看。 
  “这是你们的……洞穴?” 
  李世宇很快理解了她的问话,使劲地点了点头。 
  “北京人”满意地点点头,她的理解力真的超凡脱俗。过了一会儿,她再次问道: 
  “它会移动吗?”这次她说得十分流利,“你们要走了?” 
  李世宇又点点头。 
  “还会回来吗?” 
  李世宇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。 
  “你们到底从哪里来?” 
  “我们……” 
  李世宇实在没词了。万能翻译机只能翻译普通的日常对话,对于更为复杂的时间问题,它一定会无能为力的。何况李世宇本人,也无法对“北京人”讲清他们的真正来历。 
  “北京人”得不到答案,神情十分沮丧。但她仍不甘心,望着“时空车”再次问道: 
  “这种会动的洞穴……我们能有吗?” 
  李世宇更加不知所措,无助地望着走过来的“西蒙”。 
  “你们一定会有的。”“西蒙”有力地点点头。 
  “北京人”的眼里不但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,而且还充满了希望。 
  “这你就不怕干涉历史了?”李世宇小声问“西蒙”。 
  “让他们心底有些希望,总比没有要好……”“西蒙”的前半句话充满信心,后半句却泄下气来。 
  “哦,对了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胡莉莉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“其实你们可以稍微少捕一些剑齿虎,给我们留下一些。” 
  “北京人”狐疑地看着胡莉莉,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。 
  原来,剑齿虎血肉模糊的躯体被搬回北京猿人的洞穴时,确实吓了胡莉莉一跳。不过她倒不是因为恐惧,而是因为别的。她读过一份资料,上面说剑齿虎灭绝的时间距离当代很近,食物的匮乏和人类捕猎水平的提升才让它们的数量急剧减少,其实只要再坚持一下,人们就可以在当代的动物园里看到它们了。 
  无论胡莉莉怎么解释,“北京人”就是不明白。李世宇自然理解胡莉莉的意思,但他拒绝了胡莉莉要他帮忙解释的请求,“胖子”和“西蒙”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他们三人都参加过这一时代的捕猎,所以知道在这个凶险的年代,温饱与安全才是第一位的,除此之外的一切想法都是异想天开。但李世宇也没去劝胡莉莉,等她多经历一些就会明白了。 
  李世宇转向“西蒙”: 
  “就让她看着我们上路?” 
  李世宇提出的问题十分关键,“西蒙”也是一脸的踌躇。给“北京人”以希望是一回事,让她亲眼看到数十万年后的科技水平则是另外一回事…… 
  就在这时,远处的洞穴里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,胡莉莉忍不住冲出“会动的洞穴”,因为她听出那正是“猿妈妈”的哭喊。但“北京人”的动作比胡莉莉更快,她转身飞奔着返回洞穴。 
  “快!咱们赶紧动身!”李世宇低声喊道。 
  “我们不帮帮她吗?”胡莉莉心软,不忍心就这么不辞而别,尤其不忍心不去看一眼正身处险境的“猿妈妈”。 
  “我们帮不了!”李世宇坚持道,“我们要抓紧时间离开,不能让他们看到太多的东西!” 
  “你以为真能瞒住吗?”“西蒙”不以为然,“我们已经让他们看到太多的东西了。” 
  “还是那话,能少知道一点就少知道一点吧。”其实李世宇心里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 
  “也不知那个可怜的猿宝宝能不能平安降生……”姚娜手握项链,心里惦记着已成朋友的“猿妈妈”和尚未谋面的“猿宝宝”。 
  “要相信生命的伟大。”“西蒙”用力把姚娜拉回“时空车”,“要相信生命的奇迹。” 
  在“时空车”正式启动之前,全体成员都被固定在座椅上,这样当“时空车”向下冲刺时,更能保障大家的安全。“西蒙”调好了时间,但这次能否到达正确的目的地,他仍是一点把握也没有。 
  失去了束缚的“时空车”慢慢向山下滑行起来,而且速度变得越来越快。 
  刚一开始滑行,李世宇就感觉到了轻微的头晕,毕竟很久没做这种剧烈的移动了,但至少还能接受。而胡莉莉和姚娜两名女生则不然,她们一下便昏厥了过去。接着“西蒙”在道了一句“好运”之后也昏迷过去,而“胖子”则什么告别辞都没来得及说。 
  只有李世宇,使劲地睁大着双眼,坚决不肯失去知觉。他死死地凝视着车窗,希望在晕眩之前能够看到那些北京猿人的巢穴。 
  冲下土丘的“时空车”已达到了最高速度,飞速滑行着冲过小径,有时车轮都要离开地面了。李世宇明显地感受到那巨大的颠簸,但这点难受比起头晕来说,几乎就是毛毛雨了。 
  “时空车”冲下山坡,冲向森林,冲破了这个时代的整个黎明。 
  就在李世宇彻底昏厥过去之前,他终于听到了一声响亮的啼哭。他欣喜地想到:“猿妈妈”的孩子诞生了…… 
  ・8・ 
  假如有一个全景式的远方观察者,那么他一定能够看到这样一个极为壮观的场景―― 
  一块沾满泥土的巨大“怪石”,从高高的悬崖上冲了出来,然后近乎垂直地坠落下来。 
  在紧张的接生工作之后,一个清晨起来解手的猿人,目睹了这极度震撼的一幕。他手舞足蹈,大呼小叫,准备听到一块巨石落水的声音。但就在“怪石”即将接触水面的最后一瞬间,它似乎突然消失了。 
  那猿人百思不得其解。根据他的经验,如果有什么物体落入水中,一定会激起巨大的水花,同时传来一声巨大的响声。但这次,这块“怪石”却不声不响地就这么消失了。 
  就这么消失了。 
  故事之后 
  历史的车轮不停地向前转动,“时空车”在一瞬之间走过了数十万年的沧桑岁月。但在李世宇他们能感觉的这一段时间里,它始终平稳地行进着,周围满是灰白色的湍流。 
  是的,他们继续前行。后来,他们还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情……他们亲历了“北京人”头盖骨丢失这一著名历史事件,并且亲自参与其中;他们遭遇到一股十分神秘的外来力量,而“他们”却一直在观察着人类文明的进化和发展;最终他们历尽千辛万险,终于回到了现实的时空,却又在人类文明的新地标处,与那个神秘的“他们”再度重逢…… 

返回顶部